首頁
>
>
> 道德黑客如何為企業加強數據中心安全性

道德黑客如何為企業加強數據中心安全性

黑客”一詞對許多人來說具有負面的含義,但是為了加強企業數據中心或業務系統的安全性,黑客攻擊并不總是惡意的。在某些情況下,黑客攻擊可以幫助加強企業數據中心的網絡安全性。

白帽、紅隊和滲透性測試??

道德黑客會在企業的業務系統中尋找安全漏洞,以幫助企業解決問題。 ?

網絡安全服務商AttackIQ公司的副總裁兼首席信息安全官(CISO)Chris Kennedy表示:“紅隊(Red Teams)就是采用的一種道德黑客的概念,他們可以在惡意攻擊者攻擊之前發現問題。它允許企業的數據中心在惡意攻擊者發現之前堵住安全漏洞。” ? 他說,這里涉及廣泛的活動和技能水平。例如,可以使用自動化工具來查找系統和應用程序中的已知缺陷。另一方面,才華橫溢的工程師可以對應用程序進行逆向工程。 ?

他說,“他們可以尋找憑據的管理方式,以及用于通信的協議中的缺陷。”白帽黑客也可以被部署來突破數據中心的物理安全,或者模仿內部人員并試圖竊取數據。 ?

Kennedy表示,這完全取決于成本效益分析以及數據中心想要實現的目標。他說,“大多數人都不想承擔被惡意攻擊的風險。如果遭遇攻擊可能帶來損失,就會承擔責任,這會使員工感到恐懼。” ? 他說,大多數情況下,滲透性測試(Pen Tests,Pen是“Penetration”的縮寫)僅涉及身份卡(badging)系統有效且門鎖已固定。黑客具有一些技巧,以避開安全系統的檢測。 ? 他說,“以磁性門鎖為例,它們依靠運動傳感器工作。我親眼目睹了一次滲透性測試,安全人員采用一根木棍和一張卡片迅速打開了門鎖。” ?

Kennedy警告說,數據中心管理人員在雇傭白帽黑客之前應采取一些防范措施。這包括調查滲透性測試公司的聲譽及其審查員工的政策。 ?

他表示,滲透測試還應該有一個明確定義的范圍。數據中心需要決定如何監控滲透性測試。安全運營中心是否會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對于黑客的行為為什么不會發出警報?或者他們是否會注意到受到攻擊?數據中心應提前計劃以防萬一。 ?

BeyondTrust公司首席技術官 Morey Haber說:“道德黑客就像其他人一樣。盡管他們攻擊的意圖很好,但他們的測試可能會帶來不良后果。” ?

他說,例如,如果一個系統在測試前是適度安全的,那么道德黑客可能會在測試后意外地使其處于易受攻擊的狀態。如果不加以補救,就可以讓真正的攻擊者更容易闖入。 ?

Haber說,“道德黑客記錄了他們的行為,并且如果這些文件沒有得到保護并被視為敏感文件,則可以將它們用作真正的威脅行為者進行破壞的藍圖。黑客甚至會與道德黑客彼此交流。雖然保密協議將禁止命名,但這種方法通常對于論文和會議來說是公平的。這一曝光有助于技術社區,但也可能會讓一些黑客嘗試其攻擊技術。” ?

羅得島州技術咨詢機構Carousel Industries公司的首席信息安全官Jason Albuquerque表示,為了降低這些風險,企業應該與值得信賴、信譽良好的公司合作。 ?

企業選擇的滲透測試公司應該有適當的認證、道德規范和行為準則,以及清晰概述測試范圍的結構化流程。 ?

他說:“如果安全工程師遇到敏感的、個人的、機密的或專有的信息,他們的行動必須以百分之百關注保護客戶為指導方針。” ?

當黑客來敲門??

有時,白帽黑客在沒有獲得企業同意的情況侵入其系統。 ?

AttackIQ公司Kennedy的一個朋友表示,一名黑客聯系到他,聲稱已經侵入了該朋友公司的安全系統,該公司的一個程序已經脫離補丁程序管理范圍,并已公開泄露。白帽黑客對他說,‘我發現了這個問題,你愿意提供賠償嗎?'他的朋友進行了漏洞掃描,找到了問題立即修復,并向這位黑客支付了酬金。 ?

Kennedy表示,如果這發生在企業身上,那么第一步就是驗證問題。它可以像運行掃描一樣簡單,也可以要求黑客提供更多信息。 ?

他說:“企業首先需要接觸黑客,為了設定正確的賠償標準,可以讓黑客透露可能泄露的資產,也許企業的一位開發人員只是進行了修改,并沒有任何商業價值。下一步是確定黑客是否值得信任,企業需要了解其行為是否出于惡意目的還是白帽黑客。現實是,可能會向他們支付費用,否則黑客可能會以惡意方式公開披露漏洞。” ?

專家建議,數據中心管理人員需要了解白帽黑客可能會提出什么樣的要求,并與Bugcrowd等信譽良好的組織簽約,或者向黑客支付費用,以符合道德的方式幫助企業查找漏洞。 ?

Keeper Security公司首席技術官兼聯合創始人Craig Lurey說:“歸根結底,如果道德黑客能夠向供應商報告公開的客戶數據或訪問受保護系統的調查結果,這對每個人都是一件好事。道德黑客從Bug Bounty程序中的Bug Bounty和Status排名中獲益,而供應商則從提高安全級別中獲益。” ?

回擊是一個“愚蠢的想法”??

如果數據中心管理人員看到一些犯罪分子頻繁入侵其數據中心而茫然無措,就會感到沮喪,可能會動手回擊。 ?

例如,曾經遭遇勒索軟件的一名受害者Tobias Fr?mel最近入侵了網絡攻擊者的命令和控制服務器,并為近3000名其他受害者提供勒索軟件解密密鑰,隨后他與公眾分享了這些密鑰。 ?

在最近的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黑客侵入地下信用卡數據盜竊市場BriansClub,并盜走了2600多萬條記錄。這位道德黑客然后與金融組織合作保護賬戶的安全組織分享了此數據。 ?

盡管這聽起來很有趣并且可能令人滿意,但安全專家普遍譴責黑客進行的回擊。 ?

AttackIQ公司的Kennedy說,“這是違法行為。而進攻性回應是執法部門的責任。最好的辦法是向有關當局報告,收集盡可能多的信息,并以高度完整性的方式維護這些信息,以便可以將其用于起訴。但是不建議進行黑客回擊。” ?

阻止企業數據中心安全人員進行黑客入侵的不僅僅是法律責任。欺騙和檢測安全服務商Attivo Networks公司首席安全架構師Chris Roberts對此表示認同。他說,“這是一個愚蠢的想法,永遠不應該這樣做。例如,網絡攻擊者可能已經在企業的系統中留下并不知道的后門。如果企業進行回擊,網絡攻擊者可能會摧毀他們能找到的一切。但最大的問題是知道誰在攻擊。” ?

Roberts舉例說,“如果有人在街上無故毆打你,通常會看清楚是誰干的。但是在數字世界中,黑客可以使用來自多個不同國家的不同計算機進行攻擊,企業可能最終會把責任歸咎于無關人員。”

文章來源:企業網D1Net

分享到: 1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